你的位置: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›變成女生?問題不大
變成女生?問題不大 連載中

變成女生?問題不大

來源:google 作者:慵懶的小道士 分類:都市小說

標籤: 慵懶的小道士 蘇靈玥 都市小說

有財有勢有背景,有錢,有顏,有關係一出生就達到了別人窮極一生都沒有達到的高度,在二十多歲的年紀就走完別人一生的路,嗯,二十多歲就掛了依靠某種神秘手段重生在一個名叫蘇靈玥的身體里,身體已然不是以前的身體,但世界也彷彿一同改變慢慢揭開了神秘的面紗…展開

《變成女生?問題不大》章節試讀:

「蘇靈玥?我的新身份嗎」羅澤,或者說是蘇靈玥苦笑了起來「從此,世上再無羅澤,只剩下蘇靈玥」

…………

「轟隆!」

「轟隆!」

天空中響徹着陣陣的雷聲,厚重的烏雲布滿了整個天空,沉悶得讓人們感到心慌。

一座巨大的教堂前面,無數的人身着黑色的衣服正不緊不慢的排隊進入教堂。

教堂裏面已經坐了無數的人,但仍然有無數的人正在向著教堂之內湧來,而已經落座的都靜靜地等候着。

教堂前面有一個講台,後面的牆上掛着一幅畫。

這幅畫的高度整整有數十米,寬度也有十多米,人們站在畫前顯得那麼渺小。

畫像中的是一個長着四對翅膀的天使,栩栩如生的樣子讓人看到他就會背負着無形的壓力。

畫像中的天使與平常看到的天使不同,甚至截然相反。

畫像中的天使羽翼不再聖潔,而是布滿了血漬,雙目緊閉眼角流着血淚,兩個手分別拿着一個沾滿血的聖劍,和一個帶着血的骷髏頭骨。

畫像足夠大,在足以容納上萬人的教堂里即使身處角落都可以看到。

天使詭異的樣子給教堂內所有人都震撼了,因為在這個巨大的畫像前面自己就像被畫中的天使看透了一般。

教堂里仍舊在不斷地有人進入,但容納這麼多人的教堂卻靜的可怕。彷彿聲音被切斷了一般。

講台旁邊有一個木質的棺材,靜靜地停放在那裡,讓本就壓抑的環境,變得更讓人壓抑了。

最後一個人進入教堂後,整個教堂都裝滿了人,但不變的是環境依舊安靜得可怕。

足以容納上萬人的教堂如今看來卻又顯得狹小,在座位都滿了的情況下仍然還有數千人站着。

「晃蕩!」

「晃蕩!」

「晃蕩!」

教堂上擺鐘陣陣敲響,一聲又一聲的鐘鳴回蕩在整個教堂。

隨後一位神父手拿着一本聖文緩緩的向著講台走去,整個教堂除了鐘擺的聲音就只剩下神父走路的聲音。

「這是怎麼回事?這麼大的陣仗有什麼用」一個穿着黑衣服的人看着周圍小聲的說道,而這個人正是蘇靈玥。

「閉嘴,這怎麼說也是你的葬禮,能不能尊重一下死者」一位中年男子同樣小聲的說道。

「呵呵,我不叫囂着我沒死就已經是對我最大的尊重了」蘇靈玥扭過頭撇了撇嘴說道。

講台上的神父自然沒有注意到這一點,打開聖經開始為逝者頌念。

這一切除了那幅壁畫之外都很正常,彷彿這就是普通祭奠逝者一般。

但是他們關注的可不是這一點,除了神父教堂之內的所有人都沒有關注歌頌的內容。

這上萬人大部分都是攜帶着槍支的,但這一切都掩蓋在了教服下面。

但所有人都老老實實的穿着統一的服飾,都老老實實的無不透露着舉辦方的強大。

過了一會後神父講完直接在一個人的護送之下離開,取而代之的是一位摸約三十歲左右的男子。

男子看着周圍的人,露出了和善的眼神。不過在這個人出現後,超過九成以上的人都下意識的摸佩戴的槍支。

「既然在座的各位都來了,那麼應該已經知道了此次召集大家的原因了吧」男子在眾人注視的目光之下坦然的說道。

「咦,白叔在那裡幹什麼呢?」蘇靈玥看着台上的人問到。

「結束以後把你遣送九州,其他的你不用管。」雷叔敷衍似的回應道。

「我家少爺前幾天遭遇不幸,兇手甚至就混在諸位身邊,雖然少爺活着的時候可能對在座的各位帶去一點麻煩,但人死緣滅,所有有關少爺的恩怨此刻一筆勾銷」白澤毅用十分平常的語氣。直接命令在場的所有人。

「憑什麼,老子的廠子被他毀了一半,他人一死就這麼算了?」一位黑人站起來說道。

「彭」

在這個黑人說完後還沒有再說起什麼,一個血洞已經出現在了他的腦門上。

始作俑者正是剛剛台上的白澤毅,但與剛剛不同的是他手裡不知道何時多了一把手槍。

黑人所說的同樣也是在座的這些人大多都同樣經歷過的,所說的也是他們心裏所想的結果剛說出來就被槍殺了。

這讓這些人既感到生氣也感到恐慌,因為他真的敢除人,而且是在這麼多人的面前進行。

不過一些個別的聰明的人對此卻並不感到意外,在人家的葬禮上說人家的不好這不是對着匪徒說你有本事打死我嗎。

不過過即使是想不通的人也沒有找死了,只因害怕變成下一個死去的黑人,步了他的後塵。

「首先我說的是通知,而不是請求!他已經死了,你們也可以找他背後的人報仇,不過想清楚這麼做的後果是什麼」白澤毅口中的威脅的態度不言而喻。

他的說辭讓所用人都為止憤怒,因為按照他的說法,受到損失的人都要受着,一筆勾銷。

但卻又一盆涼水將他們澆了個透心涼,難不成要與他背後的人為敵?這是幾年的腦血栓才會這樣做呀。

羅澤之所以可以肆無忌憚的與他們這些人打鬥,他身後的人功不可沒,

這些人忌憚羅澤,但並非是忌憚他這個人,而是忌憚他背後的勢力。

羅澤在與別的勢力爭鋒是,在棋逢對手時背後總會派來有生力量,導致對決從原來的棋逢對手到絕對碾壓。

真要找羅澤背後的勢力復仇不亞於直接上吊自盡,也就是說,這些損失自己只能啞巴吃秤砣。

「若是有人想復仇的,我們隨時恭候,但是要記住後果自負。如果沒有什麼事情的話就可以離場了,但請記住今天所說的話。」白澤毅看着這一幫人彷彿挑戰一下。

不少人恨得牙痒痒不過也只是無能狂怒,隨後甩袖子離開。

一個時辰過後偌大的教堂就只剩下幾十個人,而蘇靈玥、雷叔和周寧都在其中。

「你們準備離開吧,最好快點動身」白澤毅看着雷叔說道,隨後轉身走出了教堂。

然後除了他們三個以外所有人都先後離開教堂,偌大的教堂里只剩下了三個人。

「你還可以再看一下你自己,今天過後世上再無羅澤」雷叔看着蘇靈玥說道。

蘇靈玥一步步的向著棺材走去,用手撫摸着棺材用力一抬,將棺槨蓋打開放在了一邊。

裏面躺着一個長着熟悉面孔的人,這個人正是蘇靈玥以前的身份,羅澤本人。

看着安靜的躺在棺材裏的人,蘇靈玥有一種自己已經死了的感覺。

但事實上有這種感覺也不算錯,因為本質上他的確是已經死過一次了。

屍體上除了腿部有一個碩大的傷口之外胸腔處,也同樣有一處利刃劃破的傷口。當時他昏迷了,根本不知道自己被補刀了

傷口處留有血液噴濺的痕迹,也就是說那次意外後自己的確是已經死了,當時意識模糊時看到的人並非是自己方的,而是殺自己的人。

了解到真相後蘇靈玥並沒有聲張,畢竟這東西不好說明,既然當時沒有和自己說,那邊證明了。自己知道了沒好處。

雖然已經了解了真相,但蘇靈玥依舊是一副不明真相的樣子。

隨後點燃了一盞油燈,直接丟在了棺材內,大火迅速蔓延將整個棺材包裹。隨後蔓延將整個教堂都變成了一個火海。

蘇靈玥望着燃燒起來的教堂,彷彿與過去的自己告別一般。

次日各大報刊都開始報道這個教堂着火的事件,整個教堂已經變成一片廢墟。

教堂的位置位於郊區附近,人流量比較稀少,不過每天依舊有**局派人巡邏。

不過教堂發生大火這個本應該容易發現的事件愣是到次日才被發現,正常情況下這根本不可能。

不過可能是因為已經知道了,而且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暗中允許的。

隨後檢查失火的原因,隨後經過驗定得出是因為教堂建築老化,再加上當天晚上出現了罕見的雷暴天氣,從而導致教堂被燒毀。

不過一座存在百年的教堂,經歷過無數次的雷暴天氣都沒有被摧毀,而今卻被摧毀的如此的徹底。

這樣的結果很難讓人們信服,但卻用這種方式草草的了解了下來,說明了警局並不想讓人深究嚴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