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›被污衊後,我守護者身份被曝光!
被污衊後,我守護者身份被曝光! 連載中

被污衊後,我守護者身份被曝光!

來源:google 作者:女孩那麼可愛 分類:都市小說

標籤: 女孩那麼可愛 都市小說 陳風

陳風,華夏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守護者榮歸故里的他,不料在回到故土,陪家人逛商場的時候,卻慘遭他人污衊對於一直默默守護華夏的他來說,這是何等的悲哀!如果那些犧牲的先輩知曉,自己拚死守護的就是這種敗類,又該是何等的悲哀!面對污衊,陳風本不想暴露自己身份,相信官方會調查清楚可偏偏事與願違,對方蛇鼠一窩,讓他更是寒心面對對方糾纏,最終守護者身份被曝光的陳風迫不得已只能拿起屬於自己的權利!……我雖守護華夏子民,可我同樣也不介意懲罰一下敗類——陳風……(簡介無力,請移步正文,準確的說這是一本七分懸疑三分裝比,十分正能量的書)……展開

《被污衊後,我守護者身份被曝光!》章節試讀:

「小劉,你帶人來我這裡幹嘛?」

左妍看着來人,好奇的詢問着。

「妍姐,我有點事兒,你先幫我審一下這個人!」

說著,小劉將裝有嫌疑人一些資料的檔案袋交給了左妍。

她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,像睡著了似的陳風,心裏面想了想後,也是點頭答應了下來。

「那行吧,人先放我這裡,我先幫你審一下。」

其實左妍這麼做也是有原因的,她想讓陳風見識一下自己的手段,從而老老實實的把身後那些人以及那些事給交代出來。

小劉離開後,左妍也是掏出嫌疑人檔案袋裏面的資料,捧在手裡仔細的觀看起來。

「長官,能不能給個坐的地方啊。」

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,嫌疑人腿都酸了,終於是忍不住開口問了一句。

「沒看到有人了嗎?」左妍抬頭看了一眼,而後又將目光重新放回手中的資料上,「你先這樣站着吧。」

「給我找個凳子也行啊,我這站的腿都快要站麻了。」嫌疑人說道。

「沒有。」左妍這次連頭都懶得抬了。

「你這是在虐待嫌疑人,我……我要去告你!」

「哦?」左妍一聽,放下手中資料,緩緩抬起頭,眼睛露出饒有興趣的神色。

「那歡迎你去告,要不要我把我的執法號碼給你?」

「你……」嫌疑人慾言又止。

「給我老實點!」

突然!

左妍伸手大力的拍了一下桌子,發出巨響。

讓閉目養神的陳風也忍不住皺着眉頭,睜開了眼睛。

「我問你,大前天晚上七點三十五分的時候,你在哪裡?」左妍神色嚴厲的道。

「當時我正在榮成路奶茶店門口,而且我還買了隔壁炸雞店的雞排。」

「那我再問你……」

……

審訊大約過了十幾分鐘,左妍也沒問出什麼不對的地方,不由得也停止了詢問。

嫌疑人眼底深處,划過一抹不易察覺的得意之色,不過被他完美的給隱藏了,並沒有被發現。

這時候,小劉也回來了。

看着靠在牆上的嫌疑人,也是出聲詢問道:「妍姐,審訊的怎麼樣了?」

「口供什麼的都對的上,再去找目擊人詢問一下,如果沒問題的話,就可以結束了。」左妍揉了揉腦袋,總感覺有些不太對,但卻又根本笑不出來。

無奈之餘,她只能將檔案袋遞給了小劉。

不過就在小劉帶着嫌疑人準備離開的時候,陳風卻是開口了。

「這個人在說謊。」

聲音不大,卻是清晰的回蕩在審訊室裏面。

這一句話,同樣也讓嫌疑人整個人突然都緊繃了起來,他看了一眼陳風,當看到對方手上的銬子之後,不由得又鬆了一口氣。

還好,跟自己一樣,執法者總不會連這種人的話也聽吧?

「你說他在說謊?」左妍聽到陳風說的,忍不住問了一句。

她覺得陳風既然有可能是經過一些組織特訓,而後打入華夏的卧底。

那麼他說不定會察覺到自己察覺不到的漏洞。

因為她也審訊完之後,也感覺怪怪的,就像在當時利用陳風身份證觀察的時候一樣。

實在是太正常了,正常的有些讓人懷疑。

「嗯。」陳風點了點頭。

「你是怎麼知道的?」左妍追問道。

「這個問題其實很簡單。」陳風笑了笑,「我問你,前天下午三點十五分的時候,你在幹嘛?」

「前天下午……」左妍皺着眉頭想了想,大約過了十幾秒之後,才開口道:「前天下午,那時候我在……」

但是話說了一半,她腦袋中的迷霧突然消失了,撥開雲霧見光明,整個人一下子醒悟了過來。

剛才審訊結束之後的那種怪怪感覺,在這一刻也同樣煙消雲散!

是啊!

就連身為執法者的自己都要思索這麼長時間,才能回想起來。

一個普通人對於過去好幾天的事情,怎麼可能張口就來啊!

「小劉,你在我之前沒審過他吧?」

「沒有。」

「那就好,你帶着他接着去審!」左妍笑了起來,「我倒是要看看,這傢伙做的所有準備是不是真的天衣無縫!」

聽到左妍的話,那嫌疑人狠狠的看了一眼陳風,似乎是想要把他的樣子給記住,以後好實行報復。

而等到小劉帶着嫌疑人離開之後,左妍也是笑吟吟的半坐在陳風面前桌子上,一雙長腿交叉擺在他的面前。

這個姿勢的她,完美的展現出了自己凹凸有致的身段。

「看不出來嘛,觀察挺細緻啊。」左妍笑着說道。

「這不過是一個非常基本的常識罷了。」陳風淡淡的道。

「行,算我先入為主,沒有考慮到這一點!」

「對了,我能問問他犯了什麼事嗎?」

「不該問的別問!」左妍一下子收起了笑臉,「這是你該管的事情嗎?

你現在應該考慮如何戴罪立功,爭取日後早日從獄中走出去才對!」

陳風:「……」

「我好歹也算是幫了你一次。」

「也對。」左妍想了想,也覺得有道理。

畢竟要不是陳風的提醒,這嫌疑人或許等到了一定時間後,就真的被無罪釋放了。

「其實也不是什麼大案,就是最近醫院血庫總是丟一些東西。」

「什麼東西?」

「你說什麼東西?血庫裏面還能有什麼?」左妍瞥了一眼,「說來也奇怪,見過偷車,見過偷錢,甚至我還見過偷人的。

但是這個去醫院的血庫偷這玩意兒,我還是第一次見到。

雖說是珍貴的血型,但好像也賣不了幾個錢吧?」

聽到左妍的話,陳風沒回應,腦海中仔細的思索起來。

而左妍看着陳風,最終又忍不住嘆了口氣,苦口婆心的道:「你說說你,人長得也挺帥,年紀也不大。

你說你干點啥不好,為什麼非要走上犯罪的道路?」

陳風:「……」

他抬頭看了一眼又開始胡言亂語的左研,索性又閉上了眼睛,開始了閉目養神。

而見陳風一副冥頑不靈的樣子,左妍也是很生氣。

「你說說你,有這觀察力,你為什麼不加入執法局?當個對華夏有用的人不好嗎?

為啥非得當個敗類呢?」

然而。

陳風根本懶得搭理他,他正在思考剛才左妍剛才說的。

就像她說的,偷車偷錢甚至偷人都見過。

但是去醫院血庫偷,可還是第一次遇到。

難道說……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