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首頁全部小說科幻小說›白慕言餘九九
白慕言餘九九 連載中

白慕言餘九九

來源:外網 作者:冷冰冰的大佬被傻妻馴服了 分類:科幻小說

標籤: 冷冰冰的大佬被傻妻馴服了 科幻小說

為了復仇,查明真相,她裝傻賣瘋的嫁入白家做了少奶奶。 婚後第一年,他發現她竟是神醫聖手的傳人。 婚後第二年,他發現她力大無窮,徒手劈磚頭? 婚後第三年,他發現她竟然還是鋼琴家,秘密投資人,黑客…… 就這樣,她一件一件馬甲被他扒開,白慕言十分委屈,「老婆,你到底還有多少個秘密?」展開

《白慕言餘九九》章節試讀:

面對突如伸過來的手指,餘九九慌了。

她還不想被拆穿!

大庭廣眾之下,她又不能給這個男人一個過肩摔。

怎麼辦?!

「唔!」電光火石間,餘九九忽然腳尖墊起,對着白慕言那薄薄的唇瓣吻了上去!

濕潤的觸感,冰冰涼!

宛如一股電麻從心間穿過,令人大腦空白。

可下一秒,餘九九整個人就被白慕言推了出去。

「女人!你是在找死嗎!?」白慕言怒瞪着餘九九,眼底滿是震驚!

活了這麼大,他居然被人給親了,還是一個傻子!

「嗚嗚,怕怕。」餘九九表示無辜,她也只是不想自己被發現易容,她這也是初吻,好吧!

「很好,很好!」見餘九九又哭,白慕言完全氣的說不出話來。

兩人僵持而對,氣氛一時凝固。

「少爺,老爺子來電話了,讓您趕緊回去一趟。」這時,管家忽然從外走了進來,打破了僵局。

「什麼事?!」白慕言十分不悅的冷言看去。

管家凝着臉色,「聽說和二少爺有關,老爺子被氣的不輕。」

事關老爺子,白慕言立馬讓管家備車。

見白慕言要走,裝哭的餘九九鬆了一口氣,可不等她擦去臉上的眼淚,白慕言停住腳步,卻扭頭看向她,說道,「你,跟我一起去。」

他不管餘九九是真傻還是假傻,但她曾救過爺爺,爺爺又如此喜歡她。

帶着一起去老宅,肯定是有好處的,省的留在家裡又不知道跑到哪兒去!

半個小時後,白家老宅。

餘九九跟白慕言一進客廳,一眼便見客廳內坐滿了人。

白老爺子臉色不佳的坐在主位上,堂下跪着一個人。

跪在地上的白霖宇聞聲抬起頭,目光在觸及到餘九九時,面部忽然一下子猙獰了起來。

「就是她,這一切都是她乾的!」

見到白霖宇,餘九九自然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情。

雖然她現在沒有上網,但她通過網絡傳播出去的照片,經過一夜的發酵,此時此刻肯定是在網上引起了軒然大波。

「怕怕!」餘九九故作受驚的模樣,躲到了白慕言的身後。

「少在這裡裝瘋賣傻,爺爺,你相信我,網上傳的那些照片,都是她餘九九乾的!」白霖宇氣不過,從地上站了起來,想要將餘九九給扯出來。

白慕言雖然也很嫌棄餘九九,但此刻卻不着痕迹的擋在了餘九九的身前,一把捏住了白霖宇的手腕。

「哥,你到現在還在護這個傻子?」白霖宇氣的聲音都抖了。

「不管怎麼說,她是你嫂子。」白慕言聲音冰冷的警告,就這麼幾個字,極具威懾力,也讓杵在他身後的餘九九暖了心。

「可是她……」白霖宇還想繼續控訴。

「夠了!」白老爺子極其不悅的猛拍了下手邊的桌子。

「今天我們白家發生了一件醜聞,鬧得人盡皆知,老二家口口聲聲說被設計了,現如今人都到齊了,你們說說,到底是誰算計了誰吧!」

白老爺子的話一丟出來,白霖宇的母親周月也就忍不住的替兒子說話了。

「爸,霖宇是您的親孫子,自小看在眼裡,他您還不知道嗎?」

「倒是一些來路不明的人,到底是真傻,假傻,誰能說的清楚呢?」

周月話落,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在了餘九九。

餘九九自然是不怕的,只要她自己都把自己認為是個傻子,誰還能拆穿她?

「我媳婦傻不傻,不需要二嬸嬸判斷,二弟這麼大的一個人,若設計他,怕也是要費一番功夫,可設計他,能從中撈到什麼好處呢?」白慕言在沙發上坐下後,他冷淡的掃過一眾的人。

只是拋出的話,讓人有些接不住招。

「設計他,設計他是想拉低我們白氏股份,讓我們白家丟臉!」周月詭辯道。

「拉低白氏股份?二弟有這個價值?」白慕言自顧自的斟了杯茶,抿了一口。

彷彿漫不經心的開口,卻頓時讓周月啞口無言。

只要大家都不算太笨,都能想的明白,在場的人只有白慕言與白氏的股價息息相關。

場面安靜了幾秒後,白慕言放下茶杯。

「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麼,也只有二弟說的清楚了,不過二弟喊冤之前,要想清楚了說,若是忘了細節,就不好了。」

大家都沒想到,平日少言寡語的白慕言為了一個小傻子能說這麼多話。

而這話,顯得極為護短。

白霖宇也一時愣住了,這件事情一開始就是他想算計餘九九那個小賤人。

只是如今偷雞不成蝕把米。

「兒子,你別怕,有什麼儘管說。」見白霖宇不吭聲,周月急了。

下一秒,白霖宇想開了,與白慕言鬥法來日方長。

他沒有必要把今天折在這裡。

「爺爺,對不起,是孫子混賬,一時糊塗,丟了白家的顏面,請您責罰。」白霖宇忽然匍匐在地,重重的的磕了個響頭。

「你……你瞎說什麼呢!」周月恨不得立刻衝上去堵住白霖宇的嘴。

白霖宇卻彷彿沒聽見她的話似的,膝蓋轉向白慕言和餘九九那一側,逼着自己說著違心的話,「大哥,對不起,我不該把髒水潑到大嫂身上。」

「跟你大嫂道歉。」白慕言冷聲命令。

《白慕言餘九九》章節目錄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