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›安以樂道,寧以志遠
安以樂道,寧以志遠 連載中

安以樂道,寧以志遠

來源:google 作者:古蒼原的首藤涼 分類:古代言情

標籤: 古代言情 古蒼原的首藤涼 蘇寧

安平王蘇文安滿門忠烈,卻落了個勾連外賊的罪名,滿門覆滅,唯嫡女蘇寧因偷逃出府而逃過一劫蘇家至此敗落,蘇寧立誓查明原因為父報仇,復仇之路步步艱辛……展開

《安以樂道,寧以志遠》章節試讀:

剛坐下,便被母親拉過去詢問:「你和二殿下相識?」

「二殿下?誰啊?」我被問的一頭霧水。

「剛剛幫你說話的那位啊!你不認識?」余紓沫低聲道。

蘇寧搖搖頭,他是二殿下?自小便聽說二殿下不住皇宮,鮮少回宮。卻也不知是何原因,年幼時也曾問過,不過眾人都諱莫如深,緘口不言。

「母親,二殿下為什麼不住皇宮啊?還有,二殿下的母妃是誰啊?」蘇寧按捺不下心中好奇,低聲問道。

余紓沫低頭不語,好半晌,才緩緩抬起頭,看着蘇寧道:「寧兒,不要問,也不要好奇,事關皇族,這件事不是你該知道的。」

這是蘇寧第二次見到母親臉上出現這種神情。

母親曾是將門之後,還是有名的才女,無論王府里發生了什麼事,向來都是喜怒不行於色,連父王有時拿不定主意之事,也會詢問母親的意見。

如今母親臉上出現這種凝重的神情,猶如當年那件事發生時一樣。

蘇寧明白事情的嚴重性,點點頭不再多問。

宴會上推杯換盞,觥籌交錯。不知朝堂之上發生了什麼,父王臉上也出現了一絲隱憂。

蘇寧看着,心中憂慮更甚。

過了好一會兒,蘇寧搖了搖頭,暗道「如今不知發生了何事,多想也是無益,兵來將擋,水來土掩。如今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。」

蘇寧正想着,端坐在御座上的皇后開口了。

「如今安平王得勝還朝,拒戎狄於關外百里,揚我大夏國威,這一杯酒,我代陛下敬安平王,也敬為大夏流血戰鬥的兵將……」

皇后站起身,手持玉杯,面對父王的方向抬手,將杯中酒一飲而盡。

蘇文安起身,將杯中酒飲盡,朗聲道:「托陛下和皇后的洪福,我大夏國力強盛,臣只不過做了分內之事罷了。」

「安平王,本宮聽聞你的大公子蘇漓戍邊三年,如今返京了?」皇后問道。

「托皇后娘娘掛懷,確是平安返京了。」蘇文安拱手作答。

「本宮記得前往關外之時他才剛剛及冠,如今也是到了婚嫁年齡了吧?」皇后再問到。

蘇寧暗道「原來這才是目的」,隨即仔細回憶着如今宮中那位公主適齡,想了一會兒,倒是有那麼幾位,不過一來性格不合,二來大哥離京多年,這剛回京便要讓他成婚……着實有些為難。

不過蘇寧知道,即便她不願也改變不了什麼,皇恩浩蕩,不容拒絕。

「安平王,小九也已到了適婚年齡,本宮有意撮合他們,不知你意下如何?」皇后淡淡道,聲音不大,卻充斥着不容置疑的語氣。

蘇寧心道果然,不過是夏芸兒倒是讓她意外,轉頭看了眼蘇沐,又扭頭看了看夏芸兒,旋即搖了搖頭。

心知此事乃皇后大庭廣眾之下提出,那便斷然是不容拒絕的。

蘇文安也心知肚明 ,便拱手道:「謝陛下恩典,謝皇后恩典。」

皇后見此事已定,便擺手笑道:「安平王,以後我們兩家便是親家了,國家大事還望安平王多操勞,如今您可是我們大夏的柱石啊!」

蘇文安忙道不敢。

我心知此事已定,還好如今蘇沐與夏芸兒不曾真有什麼,要不然,一個不小心便是萬劫不復啊。

如今目的達到,皇后也不再多言。

宴會至此也就進入了尾聲……

走出宮門上了馬車,我便如釋重負。

回到府中已是戌時,蘇文安與蘇寧兄妹三人寬慰幾句,便不再多言,蘇寧隱約猜到,可能是朝堂之上發生了什麼,卻也不知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。

回府之後便散去,眾人誰都沒提婚約之事。

蘇寧躺在床上,輾轉難眠,索性起身,換上了一襲黑衣,一躍而起,坐在屋頂看星星。

月朗星稀,遠處燈火闌珊。

蘇寧在屋頂坐了好一會兒,便看見遠處一道矯健身姿正飛檐走壁,穿梭在高樓之上,心下好奇,便悄悄跟了上去。

前面那黑衣男子身手矯健,行走於瓦礫之上,卻能不發出絲毫聲響,若不是蘇寧閑得無聊,估計便不會有人發現了。

兩人一前一後,兔起鶻落。

蘇寧看着那黑衣人攀上城牆,正猶豫着要不要繼續跟下去。

那男子卻在這時候回頭了,正看着立於高樓之上,黑衣翻飛的蘇寧。

蘇寧心下一驚,暗道怎麼這時候被發現了,還不知道這傢伙目的地到底是哪兒呢。正暗自自省如今功力下降,跟蹤這麼個小毛賊都被發現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