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›Admiring
Admiring 連載中

Admiring

來源:google 作者:爺卿回 分類:現代言情

標籤: 未輅亭 現代言情 艾司慕

前世今生為你慕名而來「她是我找尋半生好不容易找回來的勢必是要寵着慣着「她若與旁人有了分歧,錯必不在她!無論何時,無論何事!」展開

《Admiring》章節試讀:

這天下午最後一節課下課,未姳爰將書包收拾好過來等艾司慕,班長魏濤拿着一張紙過來。

他看了未姳爰一眼,最後將視線落在低頭整理東西的艾司慕臉上,一米八的大男生,在未姳爰的視線下紅了臉。

呵。未姳爰在心裏哼笑一聲:看吧看吧,反正看多少眼也是我哥的。

魏濤不知道未姳爰心裏想什麼,他緊張的捏着手裡的紙,看着一直沒看自己一眼的艾司慕,小心翼翼的試探着問,

「艾......司慕同學?」

艾司慕將書包拉鏈拉好,抬起頭看向他,等着後面的話。

被美人盯着,是個正人君子臉都會紅。

魏濤的臉在艾司慕的注視下,好像比剛才又紅了幾分。

「那個,學校月底舉辦校慶晚會,給各級部安排了任務。分給每個班任務不一樣。」魏濤看了艾司慕一眼,對方還是那副冷漠中帶着一副不耐的神情。魏濤知道這是艾司慕一貫的面部神態,並不是對自己不滿,於是接著說道。

「李總說咱們班今年必須要力壓其他班,甚至高一高三。李總說好歹今年你轉過來後,咱班就跟開了掛似的,幸運的不得了。」魏濤有些激動,雙手也跟着舞動起來,「李總說務必請你出場,隨便演什麼節目都成。反正只要你在的地方,就自帶星光。」說到這兒,他害羞的搓了搓手,偷瞄着艾司慕的神情,試問,「所以,司慕同學,能不能麻煩你......」

艾司慕眉心輕微的皺起來,這是她為難或不滿時的下意識動作。魏濤看見了,幾乎條件反射的閉了嘴,適可而止的沒有繼續說下去。

未姳爰不知道艾司慕會不會參加,雖然按照艾司慕以往的習慣,這事兒絕對不會接,但那也只是針對以前的艾司慕。回來後的艾司慕,雖然未姳爰深覺在對自己這事兒上艾司慕並沒有什麼變化,但就最近的行事風格來講,她知道艾司慕還是變了的。

換做以前,她可能會代替司慕回拒了,但現在她不會。不是艾司慕會生氣什麼,只要她開口說了不,司慕依舊會順着她推掉。可現在她知道不管任何事情,司慕都有自己的思量。她不會拒絕自己時間允許下能力之內的事,也不會因為誰的面子而犧牲自己的時間或違背自己意願去答應。

艾司慕沉思了一會兒,在魏濤快要頂不住想逃離的時候,淡淡的開了口。

「明天答覆你。」

魏濤不禁鬆了口氣,笑着點頭,把手裡的紙放到艾司慕桌上,「好的。你慢慢考慮,不着急。這是節目報名表,你考慮好表演什麼簡單填一下,明天我找你拿。」

艾司慕點點頭,將報名表收進書包外面的口袋。魏濤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後,非常識相的離開了。

較來時的舉步維艱,未姳爰瞧着他離開時的腳步輕盈的都快能飛起來了。

未姳爰挑挑眉,輕嗤,小男生。

兩個人並肩往校外走,未姳爰拽着艾司慕的袖子,她這沒有安全感的小毛病是在艾司慕回來後才有的。是的 ,沒有安全感。雖然艾司慕回來快一個月了,就跟她一個班,坐在伸手就能碰到的位置,但未姳爰心裏還是恍恍惚惚的。她不知道這是為什麼,但好像只有這樣拽着艾司慕袖子的時候,她才真切的感受到,艾司慕回來了,就在這兒,哪兒都沒去。

艾司慕一向縱容着她,雖然明明比自己還小,但面對未姳爰,艾司慕從不會拒絕。她做什麼,都由着她。

未姳爰開口問,「打算表演什麼?」

未姳爰沒有問艾司慕是不是真的要參加,而是問她表演什麼。

就像未姳爰說的,艾司慕是很清晰自己做什麼的人。不管大事小事,如果她不想,都會當面說,像剛才沒有明確拒絕,其實就是應下了。

艾司慕看着前方,反問,「想看什麼?」

未姳爰看着艾司慕的側臉,笑變得爛漫起來,兩手抱着艾司慕的胳膊,腦袋靠在艾司慕肩膀上。

「司慕,我好久都沒有聽你唱歌了。」

艾司慕眼角彎了下,輕聲道,「好。」

未姳爰笑,你看,這就是她的艾司慕。這麼好的司慕,她怎麼能不放在身邊好好看着呢?這麼好的司慕,怎麼可以有人讓她那麼難過呢?這麼好的司慕,怎麼受了那麼多苦,還能這麼好呢?

司慕,她的司慕,可是她什麼都不能問,什麼都不能說,只能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,沒心沒肺的粘着司慕。用這種方式讓司慕感受到,她被需要,她有人要。

未輅亭今天提前離開公司來學校接人。自從把艾司慕接回來後,他一直忙着處理後續的事,雖然事情處理起來稱不上多順利,但對當年的事,以及那些人的目的,他已經非常清楚了。

那些為非作歹的惡人,他有一萬種方式讓他們不得好死。他只是太心疼司慕。他的女孩,怎麼就敢有人那麼對她?

司慕......

未輅亭再次抬頭看向窗外時,就看到未姳爰抱着艾司慕的胳膊,腦袋靠在艾司慕的肩側,笑得一副蕩漾的模樣,雖說是自己的親妹妹吧,但怎麼看,這畫面都感覺非常的......礙眼呢?

未姳爰先看到未輅亭的車,視線往後移動,就看到后座半降的玻璃後,那張陰鬱的熟人臉。

未姳爰拽了一把艾司慕,沖他哥的地方呶呶嘴,跟艾司慕一塊兒往那邊走。

「嘿,你說這哥當的至於嗎?接個人還黑臉,好歹我是親胞妹。」

胞妹還有不是親的?

艾司慕心裏笑了下,卻也沒糾正未姳爰語句上的毛病。這是未姳爰的一大特點,自造詞句,語法跟詞典都查不到的那種。

兩人走到車旁時未輅亭已經走下車來,他單手扶撐着車門,就那麼看着走到近前的艾司慕。

艾司慕神色淡然的看着他,淺淺開口,「輅亭哥哥。」

未輅亭笑了下,眼裡的柔光像碎了一樣。他抬手摸了摸艾司慕的發,「餓了吧,帶你去吃飯。」

未姳爰看着她哥。他看艾司慕的眼神實在不夠清白,沒有不清不楚,就是坦坦蕩蕩的「我心悅你。」就像蜜里裹了糖,又甜又黏,粘上就別想撕下來。

未姳爰並不知道對艾司慕的這份感情,她哥是什麼時候開始的。雖然任憑她細思回想,卻沒有出入的契合點讓她覺得是對的。只是未姳爰很清楚,這份情感既不是遲來,也不是我見猶憐的一時興起,而是他哥的蓄謀已久。

對所有的事,未姳爰都所知不多,但就她哥對艾司慕這事兒,她確信除艾司慕一無所知外,人人皆知。即便是失蹤很久的池琠哥哥。

未姳爰坐在副駕駛上,透過後視鏡看后座的兩人。她哥不知道在跟司慕說什麼見不得人的話,一個車前后座的距離能有多遠,可她硬是沒聽見。她有時候覺得這世界真挺玄妙,司慕什麼都厲害,哪怕很多沒接觸過的事看一眼就能超過人家學好久的厲害。你看她好像與世無爭,心冷肺也不熱乎的樣子,但就在外頭遇個不認識的人,只要人伸手求助,她都不帶考慮下是不是騙子的上去就幫。

而她哥呢,無論社交還是生活都正常的不行,跟人沒兩樣兒似的,可有人躺他面前死透氣兒的那種,他都得上去兩腳給人踹一邊去,嫌人家擋他走道,順便怕人不死受活罪,再免費送一程。

活了快二十年了,未姳爰從沒從旁人口中聽到對他哥在人性方面的誇讚。生來就不是我佛慈悲的性子,人死了看熱鬧也不會念句阿彌陀佛。不是心慈手軟的主,也沒有憐香惜玉的心。之前多少女孩子慕名而去投懷送抱,他給人姑娘八四泡澡,婦炎潔漱口,好好的姑娘給整出人格分裂。

這幾年在雲燕嚇唬姑娘都不用流氓,提一嘴未輅亭,堪比瘟神。

可就是這麼個只渣不海的玩意兒,怎麼就對司慕蓄謀已久了呢?

未姳爰不知道該不該感嘆她哥是「浪子也痴情「的那種。但就他喜歡司慕這事兒上,未姳爰就挺滿意。不說她哥將這份深情隱晦多年的隱忍,就司慕在感情上的遲鈍,就夠給在她哥身上受過傷的姑娘們報個痛快的仇。

想想未姳爰就想笑,可她卻怎麼也笑不出來。心裏一抽抽的疼得慌。明明之前的艾司慕不是這樣的,雖然性子冷話也少,但別人對她的好絕對能正常感受,並學着回饋。不過是幾年,怎麼就像行將就木的無情物,傷人者自傷呢?

「姳爰,吃嗎?」

未姳爰回過神,就看到艾司慕正從後視鏡中看着她,詢問她的意見。她哥也看着她,看她時慣有的陰鬱相。對她這個毫無自覺的高能燈泡,未姳爰知道她哥恨不能捏爆她的那種。

未姳爰從後視鏡沖艾司慕笑,露出一口黑人代言大白牙,明晃晃的齜人眼,「我不挑。」

她哥白了她一眼,轉頭對艾司慕時就一副痴漢嘴臉。

未姳爰見怪不怪的收回視線,嘲笑她哥臭德行,但心裏卻為她哥高興。

特高興的那種。

《Admiring》章節目錄: